邦客

堆梗和随笔。

眼睛那片糊了,我的锅。

卡米尔个人理解及其他的推论

之前对于卡米尔的理解在某些地方存在着较大的错误,想修改却又总是牵涉到其他的地方需要一并改掉。为了省掉麻烦,索性全部推翻重新进行自己的理解、分析、推测。

对自己的理解着重强调一点:绝对不要过分解读。

我的理解会结合历史去分析。观点不一定正确,用语也不一定全然准确。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不求赞同,只是表达自己的观点。

 

对于卡米尔的设定,看到很多人都用西方式的皇家模式。这样就会产生一个问题。请问在西方的价值观中,私生子的地位究竟是怎样的?大部分我所见到的都是用中式的价值观去搭配西方的社会体系。即,将私生子几近等同于卑贱、污点等卑微的词汇。西方那边的观点我不大清楚,但结合我所知道私生子事件——不管是否真实存在——对于私生子这件事相较于中国应该是较为宽容。

西方中关于私生子的事例,包括史实和西方的作品中的相关事件,诸如:公元前罗马的凯撒大帝被其私生子布鲁图刺杀身亡【另一种说法是布鲁图不是凯撒的私生子。】;马尔克斯的小说《百年孤独》中关于自由与民主党派之争的情节中那位奥雷里亚诺将军在外征战四处与女人接触拥有十几个私生子,这些女人将他的私生子带回到马孔多的家族,让家族认可这些孩子的身份;著名作家小仲马是大仲马的私生子,因为小仲马出了名,所以大仲马才承认小仲马是他的儿子;《马克思传》中提到关于马克思的一件绯闻,马克思与女仆衡琳有一个私生子,马克思为了不伤害到妻子向恩格斯求助,恩格斯对外宣布马克思的私生子为自己的私生子等等。

再来回想一下中国有关于私生子的事例,不过很抱歉,在我所知的范围内,我没能找到任何一件与之相关的事件。所以我做出了这样的推测:在崇尚儒学的中国古代,私生子的地位不是名正言顺的,即不正统的。只有拥有正统的地位家庭成员才有资格去继承家庭的一切。血脉不纯正,地位非正统的人即为卑贱之人,是要被众人从道德上进行谩骂,从人身上进行侮辱的,没人会觉得这很不道德。前者就好像是新朝初始的开国皇帝需要史官为自己的出生描写出一些异象,好证明自己并非凡人,而是命中注定要当皇帝的人。这就例如汉高祖刘邦说自己的母亲是躺在树下休息时被一只龙附在身上才有了他,而此时天现异象,为真龙天子之兆。我们现在都知道那不过是胡扯。但转接一下,假如中国古代真的有私生子,结合前文后者的说明,为了避免这种来自社会上的重重压力,那么有人会为了让自己名正言顺而编造一些谎言,或是用其他方法让私生子的地位名正言顺,那就没什么可顾虑的了。中国古代有纳妾制度,若有达官贵人在青楼有了私生子,那么要么遗弃,谁知道这私生子是谁的?要么就把人娶回家,让其有一个正统的地位。不过因母亲地位卑贱,也不见得有好的待遇。古代重视地位的尊卑。上层阶级与下层阶级有着很大的鸿沟。

西方那边若一个私生子得到了家族的认可或是父亲的认可,那就差不多够了。即使地位比其他人低,但毕竟是家族一员。在这里,个人与家族相联系。在中国,个人与名誉,与宗族,与国家相联系。

 

所以进行这样一个推测,以西方世界为基础:

卡米尔的地位在皇室中属于偏低的位置,但放在整个社会,因其有皇室的血脉,地位还是比较高的。

私生子绝对不可能只有卡米尔这一个。不排除以往有私生子担任国家要职甚至于刺杀王成功的事例。所以若私生子在整个国家体系中担任要职,那么他们的地位会随着职位而提升。任用官员,用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人总比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好。

原著没有说明卡米尔母亲地位如何,只是说他自己受到了欺负。

进一步扩展,我构建起一个新的世界观:

雷王帝国是一个尚武的国度,达到一定年龄的王室成员需要去军营里磨砺一段时间。在军营里没有特权,一律平等。在军营里或者军队里所得的战功会作为王选择王储的依据。王一旦选定了王储,就会有点倾向于王储一边,稍微打压其他皇子的势力,以保证自己的国度能维持繁荣状态。这同时也是对王储的考验。因为王随时有能力废了现任王储,另任命其他皇子。

卡米尔在其中的地位算不得太好,但作为皇室一员,他有资格去军营进行磨练。这是我对于他的体术这各方面的解释。他也有资格享有一定的特权,出入皇室专属的地区。强调只是一定的特权,不是全部都有。他的处境待遇与王的态度挂钩。王对他重视,他的待遇就会好一些;反之,则差。结合卡米尔的设定来看,王应该是对他不怎么重视。雷王星太子也是不怎么放在心上,他的目标只有雷狮。所以继承制度应该有只有王的直系孩子才能继承。何况卡米尔与雷狮是堂兄弟的关系,关系隔了一层在权利和财产分配上就隔了一大截。

 

不过有一点不得不说,“太子”这个称呼只在中国皇室才有。汉朝之前的朝代,不分中央还是地方诸侯国,其王位继承者都被叫做“太子”。汉朝时期开始,地方诸侯的继承者改成为“世子”以区分中央与地方的尊卑关系。西方那边翻译过来也都是叫王储什么的。虽然从本质说“太子”和“王储”都没什么两样,都是王位的继承者,但背后所代表的王位继承制度却不同。

 

 

 

 

日常练习。

没有昨晚画的那么用心。随便糊糊。

随笔二

聿肆哥的风格真的是十分喜欢的。通篇看完很平淡,而某些情节能感受到一种很深刻的感情蕴含其中。这种含蓄的表达感情的方式还是很适合卡米尔的。

聿肆哥本来就是一个卡【轻轻】。

可能也跟自己的风格有点像吧。现在自己写文对于cp向的感情流露都是十分含蓄委婉得表达。我不会直接用鲜明的动作和语言描写去强烈地表达角色的情感,更倾向于用很平淡的日常,从细微处体现。一个简单的拥抱,一个一闪而过的念头,一句不经意间的心声,一瞬间的恍惚,一个习以为常的小动作······从细节之处委婉表达出角色的感情变化。

对于我来说,我总喜欢体现一个主题——等待和时间。

日久见人心,日久现真情。

某些时候并不需要非得闹得轰轰烈烈才算的上是爱。安安静静陪伴在自己喜欢的人身边也是一种心照不宣的爱的表达。即使清楚自己对于对方的感情,但也还是更宁愿埋在心底。

最初刚进名朋时完全不知道戏文怎么写,于是就按照自己原本写小说的习惯写戏文。我仍记得187埃对我戏文的评价【现在已经散了】,她说我对感情变化的描写很擅长。顺带一提187,我知道自己的戏文偏向负能化,而187比较反感这一类,所以散了也就散了,她不喜欢那便也就散了。挽回是不可能的,只能接受。

自己写文原本就是为了用文字来发泄自己内心的情感,故而负面化严重。我并不指望能有多少人喜欢,只要我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就行。我能排解负面情绪最好的途径只有写作。

 

相比起10242师傅的戏文风格,我并不想就这样直接论断出谁优谁劣。不论是聿肆哥还是10242,两个人各有各的特色。是,我喜欢聿肆哥的风格,可我同样也喜欢10242的风格。两种截然不同的语言表达方式在我看来没有必要硬分个高低不可。我喜欢就够了。我也无权去妄自指责他人的不足。这本就是别人的风格。不喜欢走人就是,还多说一句废话干什么。

别人的风格如何是别人的事,喜不喜欢是我的事。何况没有人要求一定要喜欢某个人不可。

 

 

 

PS:请允许我额外吐槽一下聿肆哥。

老哥,你多说几个字会尬死么。。。我也想找一些话题跟你聊天啊,可我就是找不到还能怎么办。你又总是突然弧了我。

我现在都跟你一样总是秒弧别人了。也总是时不时收到来自列表对于我突然秒弧的控诉指责。

你的小埃汪很心累。

 

【句子集】

绝望自有绝望的力量,就像希望也有希望的无能。——詹姆斯·M·凯恩《邮差总按两遍铃》

 

善良和忍耐只有在规则和鲜明的是非观保护下才能熠熠生辉。

 

从众者,有圣人引领时,他们不一定会是圣人;但当魔鬼带路时,他们皆是魔鬼。

 

多少美好的东西消失和毁灭了,世界还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是的,生活在继续着。可是,生活中的每一个人却在不断地失去自己最珍贵的东西。——路遥《平凡的世界》

 

时间不能让你忘记疼,但可以让你习惯疼。

 

幸福不过是欲望的暂时停止。

 

有时候,你问的问题,对象一直在闪躲,那是委婉地告诉你,真实的答案很残酷。

 

你所看到的“一个人变了”其实只是他身体里的“另一个自己”被激活了而已,不存在改变,都是他自己。

 

我相信有第二次机会,但我觉得不是每个人都值得拥有第二次机会。

 

希望总是最后死去的东西。

 

自己先遗忘了,才被世界遗忘。——白先勇

 

我想成为神是为了拥有,可我却只有放弃才能成为神。似乎不论如何去苦苦追求,总有一些你必须放弃,总有一些你只能怀念,还有一些永远只在梦中。——《悟空传》

 

你对自由的理解是什么?——说“不”的能力。

 

总有人说你变了,但没人问你经历过什么。

 

原谅虽容易,再信任却很难。

 

能看穿你三方面的人值得信任:你笑容背后的悲伤,你怒火里掩藏的善意,你沉默之下的原因。

 

最难驳倒的观点是沉默。

 

让贪婪的人收手最好的东西是代价,因为扎手,才能收手。

 

自由两个字里全是条条框框,看起来就像个笼子。

 

你是你自己的裁决者。你过去和现在做的有多好,由你自己说了算。别人永远不能审判你,就算是神。——《与神对话》

 

不擅长放下的人,大都擅长掩埋。只可惜,来年春天,总会发芽。——刘同

 

存在感总是与痛感联系在一起,而安全又总是紧挨着麻木。——刘瑜

 

比绝望更绝望的是那些你自己都听厌了的希望。